現年38歲的斯托姆。他曾經為中情局等情報機構做潛伏“基地”的間諜。戴著頭巾的斯托姆。他曾經痴迷“聖戰”,後被情報機構說服當間諜。公式斯托姆曾經十分崇拜拉登,並將自己的兒子取名為拉登。
  兩個世界,兩種身份,無時不在的生命危險。
  這就是莫滕·斯托姆曾經的生活。他曾是一個激進的伊斯蘭教徒,後來,成為一名潛伏“基地”的間諜。
  斯托姆潛伏在“基地”多年,為中情局、軍情六處及丹麥情報機構工作。“五年之中,我在兩個世界和兩種身份之間游走。我有不同的名字,有不同的性格,說錯一句話,就可能讓我丟掉性命。”他說。
  近日,已經不再做間諜的斯托姆則將自己的故事寫成了書——《間諜風暴:生活在基地組織和CIA之間》。為躲避“基地”組織的報複,目前斯托姆隱居在英國某個小鎮。新京報記者找到了斯托姆的自傳合著者、CNN反恐分析師蒂姆·李斯特。他曾與斯托姆有長時間接觸。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高美
  1
  極端主義者
  為大兒子取名“本·拉登”
  1976年,斯托姆出生在一個丹麥小鎮。他是典型的維京人長相,身材魁梧,一頭紅髮。
  “他是個大塊頭,”李斯特向新京報記者描述他熟識的斯托姆,“他從小就有拳擊天賦,水平參加奧運會也沒問題”。
  “他小時候經歷過一段困難時期,”李斯特說,18歲的時候,他進過監獄。出獄後加入飛車幫,做他們的打手。
  在監獄里,斯托姆遇到了一位獄友,勸說他改信伊斯蘭教。出獄後,他在小鎮圖書館發現了一本古蘭經,李斯特說,斯托姆混亂的生活好像“找到了一些意義。”
  後來,斯托姆去了也門。在那裡,他刻苦地學習阿拉伯語,徹底成為一名虔誠、甚至極端的伊斯蘭教徒。不僅將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穆拉德·斯托姆”,還為自己的第一個孩子取了一個特別的名字——奧薩馬·本·拉登。
  也門歸來之後,斯托姆投入了“聖戰”運動。他雖定居英國,但和世界各地的激進伊斯蘭分子都有密切聯繫。他在英國各地的清真寺傳教,為恐怖分子組織培訓,參加集會。2005年,他在美國駐英大使館外焚燒美國國旗,大喊:“美國人去死!”
  斯托姆的西方人身份並沒有影響他取得“聖戰者”們的信任。
  “那時候在也門,有很多和他一樣的人參加激進的伊斯蘭組織,澳大利亞人、非洲人、法國人、西班牙人都有。”李斯特說。
  那時候、斯托姆滿心想要成為一個聖戰者。2007年,他差一點就要去索馬裡參戰。但就在他離開之前,一個電話告訴他,“聖戰者”在索馬裡失去了對機場的控制權。
  “這令他深深地沮喪,所有關於聖戰的夢想都被毀掉了。”李斯特說。
  斯托姆無法理解怎麼會遇到這樣的挫折。而在失望之時,懷疑也在產生,他開始反思伊斯蘭激進分子的所作所為。
  恰在此時,丹麥情報機構PET找到了他,並說服他為西方情報機構工作。
  2
  中情局間諜
  設美人計誘殺“基地”頭目
  斯托姆認為,自己最大的一個貢獻,是幫助CIA定位並清除了安瓦爾·奧拉基。
  奧拉基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,他利用互聯網鼓吹“聖戰”,是“基地”組織也門分支的首領,“也是全球‘基地’的一個明星。”李斯特說。早在2010年,奧拉基就被美國的情報機構全球追捕。
  儘管有遍佈全球的情報網和軍事部署,但對於CIA而言,找到奧拉基並不容易。
  因此,斯托姆多年與“基地”組織的聯繫就很有價值。他認識了很多“基地”組織的大人物,包括奧拉基,還有納瑟爾·阿爾烏海什、拉登的私人秘書,現在“基地”組織二號人物……
  2006年斯托姆就結識了奧拉基。經PET介紹,他與英國的軍情五處、軍情六處、美國的CIA都建立了聯繫,並答應幫CIA尋找奧拉基。
  潛伏“基地”組織的日子並不輕鬆。有一次斯托姆和奧拉基見面時,兩個手持衝鋒槍的守衛向他走來,他一度認為自己身份被曝光了,“這下完了。”他心想,但沒想到奧拉基給了他一個大擁抱,懸著的心才放下來。
  2009年,奧拉基請斯托姆為自己物色一位“三姨太”,必須是西方人。
  斯托姆做到了,他在“臉譜”網上,為奧拉基找到了一個33歲的“女粉絲”阿米娜,之後“郎情妾意”,一切都進展得很順利。2010年6月,阿米娜抵達也門,準備嫁給奧拉基。她也隨身拿著一個手提箱,裡面裝有隱藏的定位裝置——奧拉基中了“美人計”。
  2011年9月30日,美國一架無人機在也門發射導彈,奧拉基被“定點清除”。
  儘管中情局至今沒有明確,是否是斯托姆的美人計直接導致了奧拉基的末日,但奧巴馬知道了斯托姆的名字。
  “到現在為止,奧拉基如何被追蹤仍是高度機密,但斯托姆有令人信服的證據,證明是他的信息幫助定位到奧拉基。”李斯特說。
  除此之外,斯托姆還提前向情報部門透露了很多恐怖襲擊計劃,“有一次是他自己也參與的任務,去威斯敏斯特引爆炸彈。”李斯特說。斯托姆的情報在丹麥、英國等地阻止了多起恐怖活動。
  3
  “基地”叛徒
  上了“伊斯蘭國”追殺名單
  CIA曾許諾斯托姆,若其成功幫助定位奧拉基,將給他500萬美元酬勞。但最終斯托姆沒有得到這500萬。於是他決定停止為CIA等情報機構做間諜,並將自己的故事公之於眾。
  他的故事最早在丹麥一家報紙上刊出。
  李斯特也從那時開始了與斯托姆的聯繫。他告訴新京報記者,斯托姆在英國有一家公司,以隱藏自己的身份。“通過那家公司及丹麥報紙的一個朋友,我找到了他。”
  為躲避“基地”的報複,斯托姆不得不四處躲藏。“於是在北歐的某個秘密地點,我和他見了幾次面。每次我們聊四五天,採訪他,並錄音,最後完成他的自傳。”李斯特說。
  如今,不論是CIA還是PET,都對斯托姆的故事不置可否。
  “他保存了幾盒錄音帶,是他和CIA及PET的會談錄音。這些錄音是真的。此外,他還有非常多的往來郵件、短信,還有一段視頻,是他為奧拉基找到西方妻子時拍攝的。還有他的護照、簽證信息等,這些海量的信息構建的時間線,讓我們能相信他所說的故事。”
  背叛“基地”讓斯托姆面臨著真實的死亡威脅,恐怖組織多次對他發出死亡威脅,包括如今勢頭蓋過“基地”的“伊斯蘭國”。去年,這一組織就曾在網上發佈視頻,在牆上貼出他的頭像並射擊。
  “有很多人想要置他於死地。如果得到機會,他們肯定會殺死他。”李斯特說。但丹麥的情報機構沒有給他提供任何保護。
  “據我所知,英國情報機構曾想吸納他,讓他換個身份,到其他地方繼續從事情報工作。但他拒絕了。一方面是因為他不想和孩子分開。另一方面,他也不確定是否還能相信情報機構。”
  “那是一個信任稀缺的行業。”李斯特說,好在斯托姆對此經驗豐富,“他用了一個新名字,生活在英國的某個地方。但要想過上正常人的生活,估計還需要很久。”
  李斯特說,斯托姆希望人們知道他所做的事情。
  “我們希望讀者能從書中看到像斯托姆這樣的情報人員生活,他們過著雙面人的生活,無法對自己的家人、朋友吐露心聲。他們面臨很多困境,進退兩難。”  (原標題:潛伏基地的CIA間諜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公司

jw38jwpc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